成年人的世界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。这次跟大家分享的一件私密之事,直到今天都是我人生当中很奇妙的一段经历。本文的女主是我楼下邻居,我家16楼,她家15楼,我称呼女主为冬姐(比我大3岁)。其实刚开始搬过来成为邻居时,只是偶尔会在电梯中相遇,也都只是普通邻居间礼节性的点头问候。冬姐并不是那种长相特别出众的女性,但皮肤很白,嘴唇比较厚,性格比较开朗。她和老公都在医疗单位工作,平时工作都很忙,我上班时经常会在电梯遇到她们夫妻俩,她老公人很好,特别热情。在成为邻居的头一年里,大家都正常的工作生活,上下班时电梯中相遇、离开。直到一年前我从单位回家,大约下午3点左右,到楼下准备进电梯时冬姐恰好也准备进电梯。进入电梯后冬姐主动问我工作忙不忙,孩子好不好带,老婆平时工作忙不忙之类的话题,我也一一作答,一问一答之间电梯很快就要到15楼了,15楼到了门开了,可冬姐并没有走出电梯,而是对我说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,我当时也没多想,就随她出了电梯,电梯门关上后,冬姐很突然的对我说:“你讨厌我吗”?我当时都懵了,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不会啊”。随后故事的发展真的就像电视剧一样戏剧化。冬姐对我说:“看你平时工作好像不是很忙,在家的时间比较多,我这段时间都是上夜班,白天都在家,我现在和我老公感情也不好,我也不怕你笑话,我老公已经两年没碰过我了,可能我那方面的需求比较旺盛吧,这段时间只要一闲下来就想那事,越想越难受,可我又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,也不愿意到外面瞎找男人,我看你对家庭、对孩子都很负责,是个好男人,我的要求也不高,如果你愿意,在我特别想要的时候你能陪陪我,满足一下我,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我也不会对你有其他的要求,只要严守我们之间的秘密就行了”。我当时听了冬姐的这一番话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来,但作为男人我本能的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但从道德上讲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对我老婆的一种背叛,在这矛盾的心情下我只是回答:“这样不好吧,我回去再考虑考虑”,并且劝冬姐:“你也再考虑考虑吧”。随后我带着狂乱的心跳回到了16楼家中。
    之后的两天,冬姐在楼梯间对我述说的那段话一直萦绕在我耳边,内心浮想联翩。冬姐是那种很有气质的成熟女性,身材凹凸有致,平时喜欢穿比较修身的服装,显得身材格外好。一般男人很难抵御冬姐的魅力。两天后的一个下午,正是周五,单位没什么事我待在家里整理公司文件,大约三点左右,电话铃响起,我一看是冬姐打来的,心跳猛然加速,我接通了电话,叫了声冬姐,可是电话那头没有回应,我又叫了声冬姐,冬姐只是回答:“门开着”。回答完电话就挂断了。其实接到这个电话后,我的内心是矛盾的,我们夫妻感情一直很稳定,老婆也贤惠、漂亮、能干,既不想背叛老婆,又想占有有夫之妇,最后强烈的占有欲占了上风。我走楼梯下到15楼,门虚掩着,我拉开门闪身入内并迅速关上了门,换上她给我准备的拖鞋,紧张的走入卧室,卧室里有一阵淡淡的花香,窗帘拉着,光线比较昏暗,冬姐蒙着头躲在被窝里。我轻声的对冬姐说:“安全吗,大哥确定不会突然回家吗”?冬姐蒙在被窝里回答:“放心,不会的”。我不再多问。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偷情,彼此都有些紧张,我坐在床边能感觉到冬姐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,我伸手试图拉开蒙着头的被子,可冬姐用手紧紧的拽着,就是不露出头来。我把手从被子中间伸进去,摸索冬姐的身体,冬姐没有任何的阻拦。没有胸罩,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,下面也没有小内内,腿上能摸出穿了丝袜。看来冬姐是真的准备好了,要将身体奉献给我。我抚摸着冬姐的身体,一边和冬姐聊天。我问冬姐为什么两年都没和老公做爱了,冬姐依旧蒙在被子里回答说这两年来我们一直感情不和,睡在一起都没有任何感觉,可是你也知道我这个年纪(冬姐三十四五岁)对性的要求是比较强的,长期得不到满足,我感觉自己都快炸了,好压抑、好痛苦。我只是需要你在我特别需要时能满足一下我,一个月一两次就行了,我知道你很爱自己老婆,我不需要你对我有情感投入,仅仅就是作为性伙伴,不谈感情只谈性,这样我想你就不会有太强的负罪感了!听了冬姐的话我也比较释然了,这时我再次慢慢试图拉开冬姐的被子,这次冬姐没有紧拽被子,我拉下被子,冬姐的头慢慢露了出来,可能是被子里憋闷,亦或是内心激动,冬姐的脸红彤彤的,眼神迷离,显得格外妩媚。我们相视一笑,尽在不言中。我们都是三十出头的人,对于性已经不再生涩。我问冬姐你需要我做什么,冬姐说抱抱我、亲亲我。我趴在冬姐身上,一手抚摸雪白丰满的酥胸,一手抚摸冬姐红扑扑的脸庞,并将手指插入冬姐口中,让其吮吸,当手指被冬姐吮吸得布满香津后,再滑动布满香津的手指撩拨冬姐的阴蒂,这撩拨给冬姐带来的快感是及其震撼的,身体瞬间就开始颤抖,并口吐香气不停呻吟。我一会儿亲吻冬姐的酥胸,一会儿与冬姐舌吻,下面手指也不停拨弄,能感觉冬姐非常受用,口中不停的叫宝贝、好爽,宝贝、好爽。我慢慢将头移动到冬姐的两腿之间,观察阴部,冬姐的阴毛修剪得短而顺滑,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可以看得出在给我打电话前做了充分的准备,片刻后我用舌尖轻轻触碰了一下已经有点肿胀的阴蒂,冬姐像触电一样全身抖动了一下并夹紧了双腿,说不要那样。我问冬姐为什么,你不喜欢被舔阴吗。冬姐说不是的,我这里从来没有被男人舔过,不太适应,也不太好意思。我对冬姐说道:“不会吧,你老公从没给你舔过吗”?“是的,从没有过”冬姐回答到。我慢慢打开冬姐的双腿,说道:“那你就好好感受一下被舌舔的感觉吧”。冬姐不再说话,只是喘着气,等待着阴部被耕耘。我用舌尖不停的上下撩拨阴蒂,时而又将舌尖顶入阴道内,冬姐在我的抚弄下,很快就达到了高潮,全身痉挛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部,发出凄厉的叫声,受不了了受不了了,快停下。我停止了撩拨,将头枕在冬姐的小腹部,小腹部起伏很快,身体也开始慢慢松弛下来。对我说你舌功这么好,你老婆真幸福。我回答到我老婆对我的舌功是赞赏有加,每次和老婆做爱她都要我用舌舔让她高潮一两次。冬姐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辛苦了,我给你口吧,你是我口的第一个男人”。我翻躺倒床上,等待着冬姐为我服务,冬姐口交的技术确实很一般,但看着别人的老婆为自己口交,心理上的满足感还是很强烈的。在舔弄了几分钟后,我的小弟弟已经血脉膨胀了,将冬姐掀翻在床,将阴茎对准阴道缓缓插入进去,可能确实是太长时间没有做过爱,阴道比较紧,冬姐不停的说慢点慢点有点胀痛,我反复浅进浅出让冬姐适应,当阴道湿润顺滑后才加大抽送力度和频率,冬姐做起爱来很疯狂,在我抽送之间不停的抓、挠、咬我的身体,快高潮时还用力的抽打我的屁股,叫道不要停、不要停,快了、快了。最后冬姐要求我射阴道里,说上过环不怕怀孕。我与冬姐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。